1. <del id="mpjfw"></del>
    2. 新頭條您現在的位置是:湖南作家網>新聞資訊>新頭條

      新媒介語境下文學傳播呈現新圖景

      來源:光明日報 | 鞠宏磊   時間 : 2024-05-16

       

      分享到:

      【當代文學現場脈動觀察】

      刷短視頻,觀看知名作家講述創作往事;蹲直播間,近距離聆聽重要文學刊物資深編輯分享心路歷程;守在屏幕前,跟隨作家們的步伐重游文學故鄉……基于新的媒介環境,文學與大眾之間的互動、交流有了全新的途徑。文學借助視聽新媒體將文字轉變為視聽符號,打破了以往局限于書本的呈現方式,隱匿在字里行間的故事片段躍然“屏上”。當文學步入方寸屏幕,厚重的“有形書籍”何以變成以視聽符號為載體的“無形之書”,并最終實現“開卷有益”?

      通過線上公共的“文學課堂”,展現豐富多樣的文學現場

      視聽媒體傳播的“生活化表達”“生動性呈現”“趣味化交互”等特點,改變了傳統文學既有形象。文學通過“跨屏”連接老百姓生活,使其從小眾進入大眾場域,帶來直接而可觀的文化傳播效應。

      文學故事的媒介符號化及其重新組合催生“化學反應”,呈現全新的視覺文化體驗,增強了文學的沉浸感受。在媒介邏輯驅動下,文學故事儼然成為一個個具有鮮明特征的媒介符號,文學聲音化、文學視頻化和文學綜藝化等“文學+”模式的出現,拓展了文學傳播的輻射范圍,為不同用戶提供了個性化體驗,促使文學作品從“閱讀”轉向“悅享”。

      文學創作、文學編輯、文學慶典活動的媒介轉化賦予文學新的生命張力,為普通用戶深入了解文學提供更多的可能性。以往局限于案頭,徘徊在紙張之間的文學創作與編輯過程紛紛“上線”,放大了文學的普惠價值。例如,中國作家網“文學直播間”舉辦的改稿活動,將編輯審稿、改稿過程發現的問題加以呈現,結合具體作品進行富有針對性、啟發性的評點,從個案之中提煉普遍性的文學現象。精確的現場“把脈”,接地氣的作品“問診”,為屏幕前廣大文學愛好者特別是普通青年作家提供了寶貴的經驗分享,是一堂堂線上公共的“文學課”“寫作課”。另外,文學作品評選、文學頒獎及其相關慶典活動,變成一個個具有故事性與儀式感的媒介事件,將原本屬于一個特定領域的“文學盛事”延伸至更大的公共空間,豐富了文學與用戶的連接關系。

      借助可交互的媒介技術與流行的藝術表達方式,文學經典更容易融入現代視聽傳播生態之中,將傳統內容與潮流表達相結合,形成新的閱讀空間,創新了文學的表達方式。文學經典與現代媒介敘事形成的“混合媒介文本”是對經典文學文本的再現、重讀與闡釋,而對故事人物原型的回訪、對話與挖掘更能夠巧妙地將文學故事與新的媒介內容生產結合起來,讓用戶在潛移默化中獲得文學的滋養與精神的力量。

      媒介邏輯賦能文學傳播,推動文學從“被看見”到“被理解”

      文學的跨媒介傳播拓寬了文學傳播的縱深度與精準性,讓其走向更廣泛的用戶群體,從而讓文學作品所蘊含的思想內涵、審美趣味、價值追求等獲得更大范圍的認同。

      視聽新媒體打破了傳播的時空限制,加速文學與用戶的相遇,縮短了文學故事價值的傳播鏈條,推動文學從“被看見”到“被理解”。當前,越來越多文學經典走向短視頻平臺、直播平臺、綜藝節目,以不同的講故事方式連接用戶,將文學作品“加熱”,在傳播過程中深化用戶對文學知識的接收與獲取。

      新的媒介對經典故事細節的深入挖掘,有助于強化文學的媒介符號內涵,深化用戶對文學的理解。湖南衛視出品的年輕態人文漫游紀錄片《湘行漫記》,通過品讀10位文學藝術家的代表作,以行走漫游的方式展現湖湘文化的深厚底蘊,展現文學創作的內在邏輯和深沉力量。江蘇衛視推出的外景紀實類節目《我在島嶼讀書》以一種輕松愉悅的方式聊閱讀和寫作,讓觀眾對文學生活方式產生向往。文學的新媒介傳播還善于聯動時代的潮流和社會的熱門話題,拓寬文學與生活的關系,讓文學傳播更貼近當下生活,提升文學作品的現實意義。

      視聽媒介的交互性也增加了文學傳播的觸角,讓讀者角色嵌入文學創作、傳播與消費過程,改變以往“單向輸出”與“單向接受”的線性模式。諾貝爾文學獎獲得者古爾納與中國的網絡主播在直播間有關家鄉、生活、寫作的對話直擊普通人的內心。他說道,自己剛開始寫作時,是希望通過這一方式理解、解釋事物,分析個人與他人的關系,“發現不公,慶祝美好,這就是寫作令人獲得幸福、實現理想的方式”。這些真切的表述激起網絡用戶的文學情懷,不少網絡用戶在評論區留言互動、評論點贊,表示“真正感受到了文學的魅力”。古爾納也表示,參與網絡直播是一個愉快的體驗,“我看到屏幕上有趣的留言上下滾動,我想你們一定是一目十行,才能明白正在發生什么。我很開心來到這兒”。

      文學“出圈”改寫了傳統文學以“作品”為主體的傳播慣性,作家們通過持續上線分享、解讀與評論,使得文學傳遞不再是冷冰冰的“物質”符號呈現,而是融入作家的審美情懷與情感溫度。從案頭的“默默耕耘”到鏡頭前的“真實出演”,作家出鏡改變文學傳播的邏輯,以平民化視角對經典文學進行解讀,將其中具有生活煙火氣與文化感染力的內容展現出來,激活了文學傳播的生命動力。

      作家在線上對作品的深度解讀、審美呈現、專業判斷,使得從前用戶與書籍“異步的”“線性的”互動關系,變為實時動態的人際關系。越來越多知名作家紛紛入駐短視頻平臺,介紹新作、分享日常、塑造公共形象,不僅對文學知識進行分享,而且深入用戶日常,用文學照亮并指引生活。比如一些知名作家的短視頻賬號發布個人文學生活、心路歷程,將文學與生活緊密結合在一起,深化了文學對于生活實踐的導向作用。

      另外,業余作家“入局”為文學傳播注入新鮮血液,使之更為多元化和豐富化。江蘇昆山外賣員王計兵,用騎行丈量生活,以詩歌充實人生,“15萬公里的距離完成5000多首詩”,在網絡空間受到廣泛關注,他的詩集《趕時間的人》也贏得市場青睞。

      處理好“表”與“里”的關系,奉獻有內涵的精神食糧

      新媒介環境為文學傳播提供了多樣化選擇,助力文學“出圈”,可以讓文學在更廣泛的公共空間為大眾所知,甚至是熟知。但是,文學需要時間沉淀和深入思考,而媒介傳播追求的是熱鬧和流量。文學一旦過度沉溺于花樣翻新的傳播路徑,醉心于“熱鬧場”,會引發一系列的嚴重問題。比如,在宣傳上過于依賴“話術”和“噱頭”,語言表達夸張,完全以吸引眼球為目的,與作品本身相距甚遠;把文學作品等同于普通消費品,片面強調物質屬性,而將更為重要的精神屬性擱置在一旁不問不顧;一味迎合市場營銷,“蘿卜快了不洗泥”,助長了浮躁的風氣,抄襲模仿、千篇一律的問題,機械化生產、快餐式消費的問題可能更加突出……這些情況對于文學創作本身而言必定帶來傷害。

      與一般商品傳播依靠“泛流量”“曝光率”等不同,文學傳播必須處理好“表”與“里”的關系,更為仰仗有文化、有內涵、有營養的內容。顯而易見,好的傳播手段不會讓差的作品突然變得好起來,只會讓好的作品流傳更廣,更加深入人心,正所謂“如虎添翼”。作家還是需要用心學習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知道創作的來路;沉潛到生活深處,熟悉和理解人民群眾投身偉大實踐的心路歷程,將他們創新創造的成果進行有效的審美轉化;并且以更高的智慧把脈時代,在社會大潮中尋找創作的原點和支點,下足硬功夫與笨功夫,以作品立身,盡心盡力奉獻精神食糧。

      文學傳播的形式可以很熱鬧,追求生動活潑、新穎別致、創意迭出,但一切都要以作品的思想力量、精神容量和情感含量為出發點。只有作品格調雅致、品位純正、質量過硬,多樣化傳播才有底氣和根基。

      當然,在堅定“守正”的基礎上,對“出新”的內在邏輯也需要有充分的認知。當以短視頻為代表的數字平臺日益成為文學傳播重要陣地,不僅涉及文學內容的創新呈現與表達,也深刻影響與變革文化產業的運行路徑。文學不能狹窄理解為單向度的“創作”,而是處在創作、傳播和接受的一個有機體系中。有必要將視聽傳播作為結構要素嵌入文學的發展鏈中,重組運營模式,為文學真正融入百姓生活提供動力支持。正如印刷時代紙質媒介對于書籍的重要性一樣,視聽傳播是文學在數字時代的重要載體。視聽傳播的動態交互連接有助于打破傳統文學固有的線性出版模式,新的文學傳播發行場景為文化產業上下游協同合作提供更多創新的可能,與社會現實生活深度融合,促使文學創作與人民群眾日常增長的精神文化需求更加匹配。

      當文學傳播效果由“物”的傳遞轉向“服務”的體驗,做好新媒體形態的文化服務成為關鍵性增長點。從用戶文化體驗出發激活新的價值需求,深耕用戶的細分市場,利用關系網絡進行精準傳播,完善并優化個體的文學消費體驗。更需要完善文化產業的審美邏輯,超越僅僅以視聽符號為主導的視覺感官美學,注重以文學的精神能量和價值內涵引領用戶的審美取向,用文學的思想力量驅動文化產業高質量發展,在追求社會效益的基礎上,實現社會文化功能與經濟價值的相互交融。

      (作者:鞠宏磊,系中國政法大學光明新聞傳播學院教授)

      湖南省作家協會 | 版權所有 : 湘ICP備05001310號
      Copyright ? 2005 - 2012 Frguo. All Rights Reserved

      无码专区国产精品第一页,动漫精品视频一区二区三区,亚洲 另类 小说 国产精品,2021国产精品自在自线,朝鲜少妇漂亮毛茸茸,粗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