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p id="htvfp"></rp>
  • <th id="htvfp"><track id="htvfp"><sup id="htvfp"></sup></track></th>
  • <em id="htvfp"><strike id="htvfp"><p id="htvfp"></p></strike></em>
    <rp id="htvfp"></rp>
    <li id="htvfp"><acronym id="htvfp"></acronym></li>

      新書快遞您現在的位置是:湖南作家網>新書快遞

      趙彬馨《此間山月》

      來源:湖南作家網   時間 : 2023-12-07

       

      分享到:

      1701929343719.png

      作品簡介:

      本書是十多年來,作者在國內報刊雜志及新媒體發表過的散文,集結成冊,14萬字。分為四個章節。第一部分“歌賦山水”,以湘西以外的游記為主,正如米蘭昆德拉所說:生活在別處……逃離日常和程式化的生活,從內而外會變得透亮清澈,從而照見另一個自己。第二部分“我的湘西”,以湘西地區的游記、傳說、志考為主,記錄人文歷史、民族風情、山水風景,也有很多故事、傳說。對于這片生養之地,筆者以細膩的著墨,傾注滿腔的愛和感動,抽絲剝繭地訴說著不一樣的湘西。第三部分“如是我聞”這一章節,是以隨筆的形式記載一些日常,剖析對于生活的理解;第四部分“指尖光陰”,以隨筆,散文詩為主。記人、記物、記時間流逝,讓瞬息而逝的指尖光陰在記憶里有了迂回往返的美,很多瞬間成為永恒。

      1701929433830.png

      作者簡介:

      趙彬馨系湖南省作家協會會員、法學碩士,湘西青年作家,《人民旅游》特約旅行作家,《今日頭條》旅游領域優質創作者,《文旅中國》專欄作者?,F任湘西神秘谷茶業有限責任公司董事長。

      序:

      一片“彬馨”在玉壺

      ——《此間山月》序

      張建永

      趙彬馨,吉首大學法學碩士,本應該滿腦子法律條文,出口是規矩,閉口是道理??伤?,用現在小青年愛說的言語格式:左手是法律,右手是文學。她跟文學杠上了,寫詩寫散文。于是,這個彬馨跟那個冰心一樣,都熱愛文學。只是這個“彬馨”左右腦都發達,靈魂和思想在邏輯和想象之間無障礙來回穿梭,得心應手,快樂無極。

      彬馨的法律腦子怎么樣,不知道,但文學腦子比較發達,想象力豐沛,就像春天的溪水,汩汩流淌?!拔娜缙淙恕边@句話也不怎么適合彬馨。彬馨怎么看都是一個“弱弱的女生”,她的文字與形象則反著來,看似羊脂玉,但溫潤且有硬度。常常在春花秋月描述后,側漏雄風拂檻,拔劍擊柱之氣勢。蘊藉有力,意象翻飛……構成這位法律碩士的文學面貌。

      她善把意象做心扉——她總是用文字創意出一個個生動且有意蘊的意象出來,用一種打上彬馨印記的“場”,包裹浸潤讀者,使之迷醉到缺氧,比如《此間山月》第一篇:

      “山,修煉到一定程度,形態就不再重要了,只剩下高度,以接近天空的姿態生長,直到有一天被神靈賦予意義,被眾生賦予意義,便成為圓滿的所在?!?/p>

      “山”也是需要“修煉”的,有修煉精神的山,自然是與眾不同的“山”,幾筆勾勒出烏蒙山的海拔和苗族遷徙的精神高度。這里擬人的意味,讓人一瞬間能沉浸在文字中去。如果需要更準確地講,這哪里是什么擬人?這本身就是大湘西楚巫文化萬物有靈之慣常表現。這對于一生沉浸在楚巫文化中的彬馨來說,這種對萬物的認知就是她們的“詩性邏輯”。

      “你知道么,這世上有很多不被接受的種子,都在不為人知的角落,開成了花”。這句話,以阿西里西草原上多星韭花海的“獨特”,暗指苗族在重重困境中仍然多姿多彩,將他們對于生活的堅韌、無畏形象,刻畫入木三分。她在敘事構造上,采用的是層層疊加,一個個意象編織在一起,形成意蘊濃郁的氣息,“熏染”感動你沒商量:

      “一切得失都是順應,不必強所不能,于是生之歡樂、死之悲哀都會在這個大順應、大過程之中消融,如此,則真正超脫了世間倒懸之苦。古夜郎國強盛、消亡,韭菜坪的花每年都開,苗人的歌舞也一直不會停歇……

      時間無始無終,前后都是永遠?!?/p>

      壯闊的歷史背景,打上了“彬馨”個人印記的想象空間,她在此處裝填的是無盡的想象和激懷壯麗。墨水劃過宣紙,具有一種浸潤的痕跡,那種蔓延的隨意性不可操控,就像“窯變”一樣,不可捉摸性構成一種難以抗拒的魅力。對于世間的愛,正像這種墨在宣紙上的“浸染”和瓷泥在窯中的“窯變”,或許會讓人驚喜,讓人思緒無限延展。

      一般女孩時空抽象感相對她們的具象現實感弱化一些。但是,這個湘西女孩的時空抽象感”發育”超常,幾乎在她的每一首詩歌和每一篇散文中間,都能感受到在濕漉漉的現實體悟中,安置著騰挪躍動的靈魂。那種穿越具象現實的思緒和意象,拓展了情感的寬度和思維的高度:

      “時間,是我們存在的形式,而記得,是往事存在的形式。

      ……

      古鎮節奏緩慢,安穩,每一步都可以叩開自己的門,然后,回到自己,可以跟自己說——心安處即是故鄉?!?/p>

      光陰看不見摸不著,彬馨用流淌的河把它具象化,“每一步都可以叩開自己的門,回到自己”也許是一個具體的解決方案,也許是一個具體的人,非常抽象,但是又有深厚的所指:一切可以用來解決問題的“X”。她不會借用這個“X”去解決問題,一切都將在自然法則中找到答案。生活其實就是這樣,你越是拼命努力去搪塞、去迎合,去堵漏……最后都是徒勞。生活的真諦是原真的活著。

      有一天,等時間足夠老,我們就將錯就錯地窩在這北緯18°的溫暖里,守著天荒地老吧!——這里就是海角天涯。

      她寫黃永玉博物館:“靜,絕不張揚,只一面湖水,一灣荷影,幾樹梅香,白衣子衿自在往來……相比其它博物館的峨冠博帶,黃永玉藝術博物館只是素衣禪紗,甚至不以安檢搜身,推心置腹到‘你來,我就與你對話’?!?/p>

      博物館這樣靜態建筑物,在她的筆下,有了自己的姿態。時空穿越歷史,物質消失邊界,安靜,靜到成為黃永玉歸鄉的燈塔,需要一定時日,這只有“靜”方能完成。我們人類不是太喧囂了嗎?有幾人如今能像古人那樣,靜守靈魂和承諾?當這一切都不再時,天空中的流星都仿佛她的疼和人類的疼,砸下大地,碎了一生一世。

      彬馨是特別黏故鄉的孩子。她的心靈無刻不在外婆和家山的意象中獲得安全感和溫馨感。她絕大多數散文都圍繞故鄉山山水水落筆,故鄉成了外婆給她出嫁的妝奩。一到夜深人靜時,她便會從這個老舊的妝奩箱里,揀出幾樣摩挲把玩。一直玩到她心碎也幸福的境地。

      “日子一天天飽滿盈潤,大地浸孕著綻放的力量,很多顏色就這樣沖破冬天的沉寂,在晴雨交替的晝夜,裂帛而來,鋪在湘西四野,在萌出的新芽和花朵上,碰撞成鳥雀們的歡叫,綻放成苗家人的隔山隔河的歌聲,那些歌聲從一個寨子綿延到另一個寨子,從上河片流到下河片……春天跟著歌聲走……”

      我很喜歡本書的第二輯——《我的湘西》,她以閱讀者、探索者、歌頌者、尋訪者、這片土地的孩子去寫,這是湘西筆者才有的熱愛和觸角,她筆下這眾山萬水皆有故事,人物風俗引人入勝:“連界湖有很多山,也就有了很多神仙——其實,很多時候,守護著這個高原家鄉的每一個人都是山神、樹神、和土地神……”,湘西這片山水是彬馨文學成長的土壤,即便去過很多更美的地方,她仍以故鄉山月為那棵最高的大樹,標識情感那面靈旗會永遠立在故鄉的土地上。

      彬馨是屬于文學的。

      案頭置放一本《此間山月》,便勝卻人間無數!

      名家推薦:

      《此間山月》,見時間肌理,山月容顏,人間氣息。彬馨散文,不著職業寫作的痕跡,資質天成。寫山水物相,有靈魂。寫人間百態,有人性感知,不故作高深狀。文若流云清泉,有聲有形。山花姿態,錦雞晨鳴。山鄉精靈之氣,聚而為文。

      ——湖南省作協副主席 蔡測海

      趙彬馨無疑是屬于文學的。

      湘西山水養育的人,但凡執著于文,必具有與之匹配的文字,清雅,俊秀,靈動,如彬馨?!洞碎g山月》取材多樣,無論描人狀物,是那樣獨具匠心,給讀者呈現了一幅幅人與自然相融的詩意景觀。

      ——《花城》雜志社主編 田瑛

      “文如其人”這句話不怎么適合彬馨。彬馨怎么看都是一個“弱弱的女生”,她的文字與形象則反著來,看似羊脂玉,但溫潤且有硬度。常常在春花秋月描述后,側漏雄風拂檻,拔劍擊柱之氣勢。蘊藉有力,意象翻飛。

      案頭置放一本《此間山月》,便勝卻人間無數!

      ——吉首大學正校級督導 張建永

      湖南省作家協會 | 版權所有 : 湘ICP備05001310號
      Copyright ? 2005 - 2012 Frguo. All Rights Reserved

      无码专区国产精品第一页,动漫精品视频一区二区三区,亚洲 另类 小说 国产精品,2021国产精品自在自线,朝鲜少妇漂亮毛茸茸,粗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