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del id="mpjfw"></del>
    2. 湖湘文訊您現在的位置是:湖南作家網>新聞資訊>湖湘文訊

      天下嗣同 復生不死——《譚嗣同》歷史小說研討會在北京舉行

      來源:瀏陽市融媒體中心 | 歐陽穩江   時間 : 2024-04-13

       

      分享到:

      131.jpg

      天下嗣同,復生不死。4月8日,由中國小說學會、湖南省作家協會、山東文藝出版社、瀏陽市委宣傳部聯合主辦的彭曉玲長篇歷史小說《譚嗣同》研討會在北京隆重舉行。20余位專家圍繞《譚嗣同》的選材意義、文本特色、寫作風格等展開深入研討。

      研討會上,專家們還就小說的敘事結構、人物塑造、語言風格等方面進行了深入剖析。大家一致認為,《譚嗣同》作為一部重要的歷史題材小說,在尊重歷史事實的基礎上,通過文學手法生動地再現了英勇無畏的維新派人士譚嗣同生命中最絢麗的成長歷程,巧妙地將歷史人物的真實經歷與文學創作的想象力相結合,成功地塑造了立體的、鮮活的及不斷成長的譚嗣同形象,展現了他堅定的愛國信念和不屈不撓的斗爭精神。

      132.jpg

      4月8日,《譚嗣同》歷史小說研討會在北京舉行。李英俊攝

      題材厚重

      《譚嗣同》是研究湖湘文化的一份優秀答卷

      對于彭曉玲的創作成果,中國作協黨組成員、副主席、書記處書記、中國小說學會會長吳義勤給予了高度評價。他認為《譚嗣同》是一部扎實而又生動的歷史小說,體量巨大,架構宏大,輪廓清晰,成功塑造了以譚嗣同為中心的歷史人物群像。小說在歷史的虛和實的關系上進行了有益的探索,以女性的細膩進入人物的精神世界,把各個人物放在復雜的歷史關系脈絡中塑造,使人物塑造有縱深的層次感。小說以人物帶動對歷史的重新思考和重新敘述,體現了作者的歷史自覺、批判意識和敘事意識。

      “歷史名人是湖南最寶貴的文化資源,也是湖南文化的鮮明特色?!焙鲜∽鲄f黨組書記胡革平表示,賡續紅色血脈,書寫湖湘精神是全省作家擔負的文化使命,作者多年來對譚嗣同的尋訪、閱讀及創作正是賡續湖湘精神的一種創作行動。在創作中,彭曉玲較好地處理了時代和性別兩個方面的難題,譜寫了一曲歌頌爭取民族獨立和人民自由幸福的英雄贊歌,是作者多年潛心研究譚嗣同、研究湖湘文化的一份優秀答卷,也是湖南文學的重要收獲。

      中國藝術研究院馬克思主義文藝理論研究所所長、《文藝理論與批評》主編魯太光表示,作者截取譚嗣同生命中的八年時間進行寫作,是成長小說的寫法,在這個過程中我們看到了譚嗣同如何從個體的人、從人道主義的人,慢慢變成一個社會的人、一個正直的人、一個維新變法的人。此外,《譚嗣同》塑造的人物在現實社會是非常有價值的,對目前文學中相對虛無傾向來說,是一種沖擊甚至是一種糾正。歷史人物是文學創作的一個富礦,譚嗣同對瀏陽、對湖南甚至整個中國都有著獨特的意義,值得大書特書。

      作為家鄉人,瀏陽市委宣傳部常務副部長、市文聯主席趙理介紹,瀏陽是著名的千年古縣、革命老區和花炮之鄉,也是改革先驅譚嗣同的故里。彭曉玲以譚嗣同這一歷史人物為載體,通過細膩的筆觸和深入的思考,不僅為讀者奉獻了一部既有歷史厚重感又不失文學魅力的佳作,還闡述了“自強不息、敢為人先”的瀏陽精神。他希望通過研討《譚嗣同》,帶動更多譚嗣同的相關文化研究,繁榮瀏陽的文藝事業。

      寫法新穎

      “復活”了一個有血肉的譚嗣同

      沈陽師范大學特聘教授賀紹俊認為《譚嗣同》題材厚重,但寫法上卻不失新穎。彭曉玲多年來一直深入研究譚嗣同,書寫了一個值得尊敬的歷史人物。她深入剖析了譚嗣同精神成長軌跡的過程,解答了“譚嗣同為什么成為譚嗣同”這個問題,在具有穿越感、客觀冷靜的敘述中有著一種獨特的情感和溫度。此外,作者挑戰了傳統的故事情節的塑造,以更多筆墨著力于人物的塑造。值得一提的是,作者打通了虛構和非虛構之間的聯結,在歷史真實的基礎上去發揮想象,虛構細節,同時巧妙而充分地運用了譚嗣同所留下的大量詩文,將其融進情節之中且不露痕跡。

      “譚嗣同在中國是家喻戶曉的,要寫出一個推陳出新、與眾不同的譚嗣同太難了?!敝袊鲄f創聯部主任彭學明說,彭曉玲不但寫出了一個偉大高尚的譚嗣同,還通過大量的日常書寫,寫出了一個可親可信的譚嗣同,使得這個歷史人物有了人性的溫度。此外,這個作品在真實的基礎上合理想象、合理虛構,符合人物的情感邏輯、生活邏輯、史學邏輯、歷史邏輯,非常難得。

      中國作協創研部副主任李朝全表示,一個作家從自己的鄉土出發,掘一口深井十分可貴。彭曉玲采用虛構、非虛構二者相長的表現手法來寫歷史,寫歷史人物,讓人感覺非常真實,“復活”了一個有血有肉的譚嗣同。此外,作者通過一些家長里短、人間煙火的事物來凸顯這樣一個英雄人物,讓人覺得真實可信、感動。

      對于《譚嗣同》的出版,《人民文學》副主編陳濤表示這本書是十分具有現實意義的。這部作品不僅是致敬我們的前輩、瀏陽的先賢,更多是表達中國人的一種精神。譚嗣同的豪氣、膽氣、勇氣和骨氣,他的報國情懷是有現代性的,這個人物對當下是有啟示意義的。

      細節生動

      日常書寫令譚嗣同的形象更加閃亮和真切

      四年時間閱讀和走訪,三年時間集中創作,一年時間修改潤色,從2016年到2023年,長篇歷史小說《譚嗣同》的作者彭曉玲傾注了無數心血和汗水,才完成了分上、中、下3卷,共計62章99萬字的巨作。

      在創作過程中,彭曉玲不僅深入研究了譚嗣同的生平事跡,閱讀了大量的歷史文獻和資料,為了力求還原那個時代的真實面貌,讓讀者能夠感受到譚嗣同那種堅韌不拔、奮不顧身的精神風貌,她陸陸續續尋訪了20多個城市與地區。在長篇小說《譚嗣同》中,她不僅描繪了譚嗣同個人的成長及奮斗歷程,更試圖通過他的視角,以細節展現那個時代的社會風貌和人民的精神面貌。

      《新華文摘》編審文藝評論版主編陳漢萍認為,《譚嗣同》為近代湘人立傳,寫出了譚嗣同的勇猛剛勁、一腔熱血和愛國熱情,寫出了近代湘人的風采和歷史擔當?!蹲T嗣同》這部小說有兩個特點,一是創造了一個文白相間的古雅的新白話,回到歷史語境,貼合時代的人物語言、敘述語言,接通文雅中國的詩教傳統。用歷史人物的語言,把他的詩融入其中,讓人物的風貌矗立在我們眼前。二是一個百科全書式的大作品。它開創歷史小說年譜長編式的新寫法,讓讀者對中國近代的歷史、政治、文化,尤其是湘人在這段歷史的作用有了非常深刻的了解。整部小說體現了非常扎實的文史功夫和獨特的審美眼光,這也是一個學問。

      “雖然湖湘大地革命英雄輩出,但譚嗣同是我念茲在茲的歷史英雄人物?!焙鲜∽鲄f副主席、《湖南文學主編》沈念表示,彭曉玲寫的是人,也是寫一百多年前的這段歷史。她以多年的研究為底子,遵循史實、遵循想象,參與到對歷史記憶的書寫中,不但寫出了一段活著的歷史,塑造的也是活潑的人物。這部作品有細節、有溫度、有血有肉,因為有了這本書,這段歷史敘事、譚嗣同這個人物也變得更加飽滿,更加震撼心靈。譚嗣同有兩枚私章,一枚叫勇猛剛勁,一枚叫芬芳悱惻,這部作品也有勇猛剛勁和芬芳悱惻的氣質。彭曉玲作為女性寫作者,很細膩地處理了中間的一些情感以及人物書寫的問題。毫無疑義,從體量和質量來講,《譚嗣同》是湖南書寫歷史人物的又一部傳神之作、振奮之作和發聵之作。

      《長篇小說選刊》編輯陳銘則從文學語言的角度分析了《譚嗣同》。她表示,作者彭曉玲的語言很干練,筆觸擲地有聲,無論寫人還是敘事都寫得利落明白。從敘事的內容來看,以史料作為框架,輔之以豐沛的細節做填充,這樣使得小說條理細膩,可讀性高。比如第三卷中有一段寫譚嗣同去看他的父親,他進書房看到父親之后,父親看見自己的兒子磊落不凡、從容大方,心里對兒子很有贊賞和欣賞的態度,當譚嗣同發現父親對自己這種深切感情的時候,他悄然瞧了瞧父親,觸到父親熱烈的目光,趕緊低頭回避。這一點是對細節的補充,是作者的想象或對微小精確的事情的捕捉,一方面說明以譚繼洵和譚嗣同為代表的以父為君的舊官宦、舊知識分子門庭中的父子關系,另一方面將譚嗣同放在具體環境、具體情境中去寫,突出譚嗣同從這樣的家庭中走出,他以思想和行動的先知先覺擔當民族大義,但他是一個有來路的人,他不是腳不沾地的虛空人物。這些可親可信的細節并沒有削弱譚嗣同作為先驅者的形象,反而令他的光輝更加閃亮和真切。

      【名家點評】

      徐可:悲情·悲憤悲壯——讀長篇歷史小說《譚嗣同》

      彭曉玲的長篇歷史小說《譚嗣同》是一部厚重之作、凝重之作、沉重之作,也是一部悲情之作、悲憤之作、悲壯之作,讀之催人淚下,讀之令人激憤,讀之令人浩嘆。

      這部小說的總基調是“悲”。一個悲字,貫穿始終。這個悲,首先是悲情,是家憂。譚嗣同生長在一個仕宦大家族,父親譚繼洵官至湖北巡撫,這是他的榮耀。然而,這個家庭與整個國家一樣,也是充滿內憂外患的。小說開頭,就是嗣同葬兄,給人營造出一股悲情氛圍。這個開頭暗示了譚嗣同注定是一個滿懷悲情的悲劇人物。接著,就是他的幼子蘭兒夭折,更讓譚嗣同痛徹心扉!這個家族是不幸的,多災多難,數位親人在瘟疫中病逝。

      這個悲,其次是悲憤,是國恨。傾巢之下,焉有完卵?譚嗣同家族的不幸,是與整個國家的不幸連在一起的。外有強權環伺,內有農民造反,晚清政權風雨飄搖,岌岌可危。這部小說選擇譚嗣同在武漢、南京、長沙三地的片段進行創作。這幾年里,瀏陽旱災,餓殍遍野;甲午初敗,喪權賠款,中國的北洋海軍全軍覆沒。作為一個有家國情懷的知識分子,譚嗣同怎么能不憂心忡忡?

      這個悲,最后是悲壯,是譚嗣同慷慨就義,以身殉國。全書主要聚焦譚嗣同25歲至33歲8年的人生故事,從1890年譚嗣同回瀏陽安葬仲兄譚嗣襄起筆,至譚嗣同與他的好友劉善涵、唐才常萌生出救亡之志,創立瀏陽算學社,開一縣之風氣,引領湖南維新。

      1898年4月他得到徐致靖保舉進京覲見光緒皇帝,如赴火飛蛾般慷慨地奔赴變法前沿,全景展現了譚嗣同在晚清時代背景下成長為維新變法志士,并不惜為變法而慷慨獻身的生命歷程?!拔易詸M刀向天笑,去留肝膽兩昆侖?!惫饩w二十四年(1898),“戊戌六君子”之一的譚嗣同以一首《獄中題壁》將生命永遠定格在了33歲。

      小說以《萌動》《覺醒》《怒放》三卷99萬字的體量,全景式地展現了在晚清社會急劇變化的時代背景下,譚嗣同迅速成長為維新變法勇士,并為變法而慷慨獻身的偉大生命歷程。小說不僅塑造了譚嗣同作為時代勇士的光輝形象,更展現了梁啟超、唐才常、陳寶箴、熊希齡、歐陽中鵠、貝允昕、涂儒翯等一批晚清一代知識分子的愛國志士群像。在西學東漸的人文大背景下,既充分描繪了清末積貧積弱的復雜社會現實,又再現了各階層知識分子不同的救國道路之間的激烈的爭鳴甚至沖突?!蹲T嗣同》是一部難得的以晚清愛國知識分子群體為主角的“詩家之書”,是歌頌爭取民族獨立和人民自由幸福的英雄贊歌,是描繪奏響中華民族偉大復興之序曲的宏偉畫卷。

      小說顯示了作者厚實的傳統文化功底和豐富的知識儲備。她不僅有著翔實的歷史知識積累,而且有著豐富的專業知識儲備。比如書中關于古琴的介紹,就非常專業。對一個作家來說,這是非常寶貴的,是為小說加分的。讀者讀一部小說,除了欣賞小說的故事以外,還能夠得到知識的滋養、藝術的熏陶,這是非常難能可貴的。

      小說的語言也很值得稱道,這是一種很干凈、很雅致、很講究的語言。我經常講一句話:小說的語言可以俗一點,但散文的語言必須雅。但是《譚嗣同》這部小說,它的語言一點都不俗,是一種雅的語言。比如第七章《識陳》寫譚嗣同為陳三立彈奏《流水》:“嗣同凝了凝神,如水的琴聲便響起,仿佛穿越寂靜的山林而來,時而淺如墜玉,時而亢似龍吟,時而清冷纏綿,時而澎湃浩蕩,隨著陣陣松風,匯入山泉,漫入嵐岫,潺潺切切?!边@一段讓人仿佛聽到了如水的琴聲,看到了寂靜的山林。此外,小說的故事性很強、可讀性很強,雖然有厚厚的三大部,但讀起來一點也不覺得沉悶,幾乎手不釋卷,一口氣讀完。(作者系魯迅文學院常務副院長)

      王國平:三個“沉浸”書寫心中“嗣同”

      記得2023年7月在江西吉安參觀文天祥紀念館時,獲知他用過的蕉雨琴后來竟然被譚嗣同收藏了,我大為驚訝,在一篇短文中不禁感慨:“不得不說,老物件也是有氣場的,接力棒傳給哪一位自有神秘的力量在安排?!松怨耪l無死,留取丹心照汗青?!易詸M刀向天笑,去留肝膽兩昆侖?!@是一棵大樹上結下的兩枚并蒂果實?!逼鋵嵭闹幸恢庇袀€疑問:這一床古琴是什么機緣傳到了譚嗣同手中的?翻開彭曉玲的百萬字長篇小說《譚嗣同》(上卷)目錄,第二章名為“得琴”。細讀之,心中欣喜,這個疑問算是給解開了。盡管自知與歷史事實相比,小說應該有合理想象、虛構和演繹的成分,但依然獲得了藝術快感與審美滿足。而提供審美上的滋養,也正是《譚嗣同》的一個顯著特色。

      譚嗣同是進入歷史教科書中的人物,但更多的是作為“戊戌六君子”之一被人熟知。這部長篇小說把譚嗣同從歷史教科書上“請出來”,以藝術的思維和文學的筆觸,捕捉他的呼吸,傳達他的言語,鋪展他的人生歷程,激活他的內心世界,聆聽他的心聲,書寫他的豪氣、果敢、堅毅,書寫他在時代激蕩之中的清醒與行動力,書寫他踐行傳統士大夫品德、操守的義無反顧,書寫他身為變革者的家國情懷和面對生死考驗的大無畏。

      作者基于現有的歷史史實,力求做到三個“創造性沉浸”:

      一是創造性沉浸到譚嗣同的情感世界、精神世界之中。整部作品,彭曉玲以一個作家的想象力,一個女性寫作者的細膩,一個同鄉者的親切,觸摸歷史人物的體溫,探尋歷史人物內心的脈動,感知歷史人物言行的內在邏輯,呈現歷史人物鮮活的生命力。作者寫出了譚嗣同的生命成色和生命質地,寫出了一個人物在短暫的生命長度中是如何成就生命的寬度,是如何獲得氣貫長虹的生命力?!懊葎印薄坝X醒”“怒放”,三卷的名字,連綴起來,就是譚嗣同生命成長和人生歷程的精確概括,回答了譚嗣同作為一個歷史個體,是如何步入歷史,成為一個特指的、具有標志性意義的“譚嗣同”。在小說中,作者稱呼其他人物基本上都是全名,而稱呼譚嗣同為“嗣同”,透著親人般的熱情,或者說是同行者、同道者的親昵與熟絡。對于這位鄉賢,她是深愛著的,也是心懷景仰的。字“復生”的譚嗣同,在他故土湘妹子彭曉玲的筆下,得以“再生”。

      二是創造性沉浸到譚嗣同生活的那個歷史氛圍和時代語境之中。整部小說可以說是以譚嗣同為支點,為圓心,畫出一個巨大的扇面,將豐富的內容融入其中,其中包括歷史風云、時代變遷、地域風情和人物命運等,例如“公車上書”,譚嗣同與梁啟超、張之洞、陳三立的相識相知,王夫之學說的價值,清末官場來往的門道,士子之間的相互欣賞,時人對待西醫的態度,湖南瀏陽的社會習俗,等等。社會激蕩,時起波瀾,舊學與新學之間、守舊與新變之間飽含張力,甚至是劍拔弩張的沖突。路遙鐘情的城鄉“交叉地帶”有故事,其實社會發展進程中的“變革時刻”也不乏故事。全書的內容是駁雜的,但作者進行了有機的編織和有序的編排,繁而不亂,井井有條,體現出作者在敘事上的駕馭能力和謀篇布局上的結構能力。

      三是創造性地沉浸歷史人物小說創作的脈絡之中。歷史人物的小說創作是有一個隱性脈絡的,到當代作家這里,代表作有唐浩明的《曾國藩》《張之洞》,熊召政的《張居正》等。這些作品都擁有正大氣象,通過對歷史人物人生機遇、生命力量的集中書寫和深入剖析,展現出時代的風云激蕩和個人命運的跌宕起伏,彰顯深沉而廣博的民族精神,突顯深邃而厚重的中華文化,具有深刻性、現實性和可讀性。彭曉玲的《譚嗣同》,不管是從書名還是內在精神氣質上都接續了這個傳統,貫通“歷史”與“文學”兩個領域,以真摯而飽滿的情感書寫人性與人情,與歷史人物展開心靈的交流和對話,為這個譜系增加了一道新的風景。(作者系《光明日報》文薈版副主編)

      湖南省作家協會 | 版權所有 : 湘ICP備05001310號
      Copyright ? 2005 - 2012 Frguo. All Rights Reserved

      无码专区国产精品第一页,动漫精品视频一区二区三区,亚洲 另类 小说 国产精品,2021国产精品自在自线,朝鲜少妇漂亮毛茸茸,粗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