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del id="mpjfw"></del>
    2. 作家訪談您現在的位置是:湖南作家網>作家訪談

      徐劍:行走的極限與文學的邊界

      來源:中國出版傳媒商報 | 張佳璇   時間 : 2024-05-10

       

      分享到:

      2023年度“中國好書”新近揭曉,作家徐劍的《西藏媽媽》入選其中。

      徐劍本人曾進藏20余次,他在20余次生命禁區的行走中,收獲了屬于自己的文學“金青稞”。

      在這片神秘而美麗的土地上,徐劍不僅見識了大自然的鬼斧神工,也見證了人性的光輝。他認為西藏有生命極限的高度與文學的精神海拔。

      《西藏媽媽》講述了在西藏福利院中孤兒救助培養的故事。該書敘材翔實、敘事感人,在深入采訪挖掘典型人物的基礎之上,深情記錄“西藏媽媽”們傳遞無私大愛的感人故事,立體呈現西藏“孤有所養,少有所依”的動人畫卷。

      徐劍在無數次瀕臨極限的行走中,通過他的文學作品展現了生命的力量和希望。

      111.png

      《西藏媽媽》

      徐劍 著

      廣東人民出版社2023年9月版

      222_副本.jpg

      徐劍,中國人民解放軍火箭軍政治工作部文藝創作室原主任,中國作家協會第八、九、十屆全國委員會委員,中國報告文學學會會長,文學創作一級,享受國務院政府特殊津貼,中宣部文化名家暨“四個一批”人才,被中國文聯評為“德藝雙馨文藝家”。有“導彈系列”“西藏系列”等三十余部共計七百萬字文學作品出版。代表作有《大國長劍》《東方哈達》《大國重器》《經幡》《天曉1921》等。曾獲首屆魯迅文學獎、中宣部“五個一工程”獎、中國人民解放軍文藝獎、中國圖書獎、中華優秀出版物獎、“中國好書”、全軍新作品一等獎等全國、全軍文學獎項。


      Q:《西藏媽媽》獲得2023年度“中國好書”后有何感想?

      徐劍:西藏是神牽夢縈之地,也是我文學創作的雙翼之一。我每去一次,都會將魂丟在那里。然后,一年半載,又期待著下一次遠行,上青藏高原,喊回、找回文學之魂,那里有生命極限的高度與文學的精神海拔。不知不覺中,我已經去了20多趟了。能以《西藏媽媽》獲得2023年度中國好書,是非常榮幸的。

      千年一夢桃花落,雪山之巔,古樹蓬春,桃之夭夭;青煙裊裊,媽給阿佳,大愛慈航,永遠流淌著一條愛的雅魯藏布。

      Q:我們采訪紀實文學或者報告文學的作者時,作者們都提到會進行大量的田野調查和采訪。你覺得作家創作時進行的采訪跟記者的采訪有哪些不同?

      徐劍:我覺得對作家來講行走太重要了。這種行走就是田野調查、是考古,要創作出最終的文本,你首先要完成田野調查,把采訪中的故事刨出來、把“文物”給挖出來。尤其是在少數民族地區,采訪的難度和成本非常高。所謂的成本高就是你要走很多的地方。所謂的難度就是在高海拔的民族地區,如果海拔超過4200米就是生命禁區了,它有一個禁忌,你要少說話,少說話就不容易缺氧??墒亲鳛樽骷疫M行采訪的話,你沿途要多說話。因為你面對的采訪對象全是少數民族的農民,很多人都不會說普通話,還有牧區的牧民,別說漢話甚至連漢族人都見得不多。我得把自己想說的告訴翻譯,翻譯再告訴他,他再說給翻譯,翻譯再說給我。我還要想辦法帶動他的情緒,要用我的幽默來引導他,讓他哭或讓他笑,讓他說自己的故事,所以這種采訪特別艱難。因此,一般我進行一個采訪需要花50多天或者兩個多月甚至更久。這次好在西藏兒童福利院的那些“媽媽”們,一半以上都可以用漢語進行交流,七八歲的孩子也會給媽媽們做翻譯。

      記者和作家采訪的區別,我認為記者由于職業需求的“短平快”,要快速采訪、快速出稿。他不需要像我們這樣,一個人采訪幾天甚至更久。我采訪南海的兩個船長時,花了整整15天,故事才逐漸露出來。文學就是要挖細節,要挖到珍珠般的細節,要挖到那種獨特的、陌生的、感人的、有震撼性的或者與眾不同的細節。這些要靠深度采訪,真實的魅力在于生活里沒被人發現的故事,被一個作家挖掘出來。我覺得作家這個職業是人類學者,人類學者他就要一步一步地走向人的情感、靈魂、精神、宗教……把人類深層次的東西但又是他生活化的故事挖出來,表達日常、追求和信仰。西藏就是這樣。

      Q:“西藏媽媽”是誰?你采訪了多少位“西藏媽媽”?

      徐劍:西藏有數千名因為各種各樣原因成為孤兒的孩子,而負責管理教育這些孩子的工作人員大多是女性,她們不分年齡與閱歷,有的還未結婚、有的已經結婚生子,這些未生娘、阿媽拉擁有一個共同的名字“西藏媽媽”?!拔鞑貗寢尅睂⒆约号c孤兒們緊緊拴在一起,她們以淳樸感人的精神品質,以大愛溫暖、撫育了西藏孤兒院的孩子們。

      我大致估算了一下,前后采訪了100多位“西藏媽媽”。7家地市福利院,我一次采訪30多位,甚至不止30多位。每家兒童福利院我至少采訪1個禮拜,一天上午采訪2個、下午采訪2個是最多的,弄不好就是上午1個、下午1個。

      在采訪的過程中,我要談細節、談故事。我不要那種大而化之的東西,有時我連他們領導都懶得談,一般寥寥幾筆帶過,并未放到重點。我的重點是寫“西藏媽媽”,所以細致的采訪是很重要的,我覺得不完全要以采訪的數量多少來定你這本書的輕重,關鍵是你是否能抓到幾個人、幾十個人,從而寫出他們的精彩故事。好的報告文學、好的小說都是靠細節,靠那種獨特的、陌生的、有震撼性的、感人的細節,或者讓人讀了欲罷不能的細節來拴住讀者。采訪她們的過程,我覺得是一個挖細節的過程。細節挖到了,文學的故事被你抓住了,其實你的敘述軸就出來了。

      Q:是什么讓你決定以阿媽拉、西藏未生娘、阿佳等角色進入書寫《西藏媽媽》?

      徐劍:2019年2月時,我接到了西藏作協主席、文聯副主席給我打電話說:“徐老師,3月的桃花馬上要開了,您到西藏來看桃花吧?!蔽掖饝?,因為我去西藏十幾趟了,但就沒有看過桃花,尤其3月間的桃花。入藏后,我發現西藏的桃花是非常有味道的,冰天雪地、雪山之下、半坡之上,或者說雅魯藏布兩岸河谷村莊的千年古桃樹連片綻放,樹干粗大的桃樹老干發新枝和新芽,后來我為什么有個后記——千年一夢桃花落,雪山之巔,古樹蓬春,桃之夭夭。就是在看桃花的過程當中有感而發。

      看完桃花,西藏自治區文旅部門安排了一場采訪,上午去看“雙集中”的養老院,各縣都有養老院也是社會福利院,里面是孤老病殘者。下午去看兒童福利院,所有的兒童福利院都建在地級市里。在下午采訪時,我看到福利院的條件特別好,尤其一個小姑娘讓我印象頗深。在采訪擁中卓瑪和拉吉姆的家庭時,她們告訴這個小姑娘剛帶來時,兩歲多,像一只小藏羚羊眼中全是驚恐,她到哪里都覺得沒有安全感,一身的虱子,這和我看到的她完全相反。采訪結束后我們在福利院到處轉、拍照,根本沒有一種陌生感反而特別快樂,那一瞬間我就決定寫“西藏媽媽”題材的報告文學。

      Q:你在《西藏媽媽》中寫擁中卓瑪時,出現了一句藏家諺語“灰頭雁飛得再高,也要落在小草中覓食”,在書中其他地方也出現幾次“灰頭雁”,你是如何理解諺語中“灰頭雁”背后的西藏媽媽?

      徐劍:灰頭雁實際上是西藏最常見的一種禽鳥,它們大多時候是在雪山圣湖之間飛翔,它的居住地都是在高海拔地區。但是它們會掠過村莊或者牧場,去湖邊的草叢中覓食。它們隨季節而來,也會隨季節而去。我寫這句藏家諺語和擁中卓瑪有很大的關系,她原本是城市里的白領,后來在電網做導購,過著挺好的日子,就因為一句話“你去當愛心媽媽吧”,她就義無反顧去福利院做起了“西藏媽媽”。她的工資由5000元下調至2800元,當然她現在也有5000多元了,但她會覺得很滿足、很幸福。

      我第一次采訪擁中卓瑪的時候,她是個漂亮又明媚的姑娘,還沒結婚。時隔兩年后再次見到她,她已經結婚生子了。在她給我講故事的過程中,我覺得她其實就是那只“灰頭雁”,是一只飛得很高的灰飛雁。但最后她回到“小草”之中,她和福利院的那些像霜打過的小草一般的孤兒們在一起,她其實是用一種灰頭雁翅膀,或者是母翼來護養這些小草。這便是“灰頭雁”背后的西藏媽媽。

      Q:《西藏媽媽》的后記里提到,在你第21次西藏行中,你在思考這塊雪域大地,究竟賜予了自己什么?現在你找到答案了嗎?

      徐劍:我覺得西藏賜予我的遠比我為它付出的要大得多、無限得多。

      它讓我把那種大化于愛之中,大化于無形之中,大化于荒野之中,大化于雪山、草原、大河之間。更重要的是它給了我文學的執念,它給了我文學的境界。西藏給我的是情感之上的一種精神,精神之上的一種信念,信念之上的一種文心。所以我覺得西藏對作家來說,尤其是漢地的作家來說是一種滋養。作家需要有別樣的眼光、別樣的境界、別樣的追求、別樣的精神來給你滋潤。

      Q:在《西藏媽媽》中,你突破了原有的理性表達方式,使敘述更接近散文,更具抒情性和詩意。這種寫作風格的轉變,是否與你對西藏的特殊情感有關?

      徐劍:確實如此。西藏的自然風光、人文景觀和風土人情,都給予了我極大的創作靈感。在西藏行走的過程中,我深感生命的脆弱與堅韌,感受到了人與自然、人與社會的和諧共生。這種感受讓我更加關注那些生活在社會底層的孤兒們,他們的故事讓我更加堅定了用文學記錄這個時代的決心。

      Q:你認為行走的極限與文學的邊界之間有著怎樣的關系?

      徐劍:我認為行走的極限與文學的邊界是相輔相成的。行走可以讓我們更深入地了解這個世界,感受生命的多樣性和豐富性。而文學則可以將這些感受轉化為文字,讓讀者能夠共享我們的體驗。在行走的過程中,我們會不斷突破自我,挑戰極限,而這種挑戰也會激發我們的創作靈感,推動我們不斷拓展文學的邊界。因此,我認為行走和文學是相互促進、相互成就的。

      湖南省作家協會 | 版權所有 : 湘ICP備05001310號
      Copyright ? 2005 - 2012 Frguo. All Rights Reserved

      无码专区国产精品第一页,动漫精品视频一区二区三区,亚洲 另类 小说 国产精品,2021国产精品自在自线,朝鲜少妇漂亮毛茸茸,粗长